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

Pages

2010年8月1日

磨砂玻璃色的回憶(前篇)


〔圖:三年前的出生記念日,Mr. K送我的玫瑰。記憶中「花」這種東西,他只送過這一次。哈哈哈!〕


******


昨天生晨,人愈老了便愈愛回憶過去。


我們家是第一代進駐屯門這個衛星城市的人們吧。當年屯門公路還沒建好,試過交通擠塞長達數小時,使老一代,咳,使很多對此事有記憶的長輩們都以為屯門至今也是交通不便的社區。對於我父母,與市區有否良好連接不是重點,因為我父親長居印尼工作,我母親則是初代打工達人,由髮型師、化妝師、工廠車衣女工都做過,再數下去的話,九巴車長、傳銷、麵包師父、及現職社交舞老師等等行業,都能寫在Resume上,能有安居已是萬幸。


那時候我還沒上小學,在一間現已倒閉的基督教幼稚園唸書,我母親晚上的工作是到屯門的社區中心教授健康舞,所以每天晚飯之後家中便只有我一個。那段時光,我什麼都做過。


有一次偷吃家中「花街朱古力」,這盒糖果內其實巧克力的成份少之又少,雜七雜八的不同口味,我隨便抓了一顆打開,哦,棕色的四方型是什麼呢?用沒有什麼牙的嘴巴咬下去,咦?咬不下去呢。莫非是硬糖,要放進口內含著的那種?好吧,放進去了......十秒後,開始覺得很不舒服,因為糖果實在太大顆,我嘴巴張得大大的合不起來,連唾液都吞不了,我嘗試要把它拿出來又不行,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放得進去卻拿不出來!再過十秒開始著急了:慘了!愈來愈不舒服,好像呼吸不到(事實上當時連對「呼吸」也沒有概念,只覺得很不舒服、很不正常)。


人類退化到我這一輩,還剩著一點點動物本能的(再下一輩便很明顯沒有了,不然何解高空墮樓?),我開始察覺到有危險,連忙打開大門企圖求救,「呀!呀!」地叫著,但是那顆見鬼的糖塞滿了嘴巴根本發不出聲音來!情況愈來愈糟,唾液因為吞不進去的關係,部分固然流了一地,部分卡在喉頭中令我好想咳嗽!


「救命!我必須要人幫助!」如此想著卻怎也叫不出聲音。當時的鄰居是一位老婆婆,她的家門跟我的家門成90度直角地排著,所以當雙方都開著門的時候是看得見對方的;而屋邨的夏天,幾乎家家戶戶都開著門圖涼,那一刻,她家門如常是開著,但卻看不見她的人。我益發辛苦亦益發著急,轉來轉去想辦法喊她,終於,我在家裡找到一條用以打棉被的竹棒(誰都知道這條東西沒有人用來打棉被的,那是家法侍候時的法器),隔著鎖了的鐵閘,用我的小手無力地「咚咚!咚咚!」地敲打老婆婆的家門,一次又一次、一下下地敲。呼!這件事我還有命寫出來,大家都知道結局是老婆婆回應了我的求救了。


後來我才知道,那顆咬不下去、棕色、不會融化的東西是什麼,媽咪說,那叫做「拖肥」。我有好一陣子對「拖肥」也敬而遠之。


後續


4 則留言:

  1. 我真係以為妳唔知食咗D咩山珍海味。以前好多人都鍾意用花街朱古力個盒攞0黎放其他嘢。我都好鍾意食花街朱古力架。不過都係唔鍾意食拖肥。
    原來妳係屯門住咗咁耐架嗱。每個地方住慣咗就無咩嘢。我初時入去住都好唔慣。因我在深水埗時夜晚太多地方去。特別係機檔。打完機食D嘢行返去一樂也。入到屯門收心養性。
    [版主回覆08/02/2010 16:37:00]係丫!花街仲好用過月餅盒!細個冇錢,呢d糖仔一定係過年過節人地送既,仲要唔捨得開黎比細路食,最ideal係去人屋企時送返比人。
    我係屯門大,都慣左呢個區。好似新宿同池袋咁,池袋東口冇咁雜但係就少夜生活,要黎好好地咁住就好;新宿交通方便,多夜生活,夜晚又多野睇,但係要好好咁瞓就唔係首選。

    回覆刪除
  2. 唔知點比反應好,雖然講到好似好嚴重咁,但妳仲有咁鬼多時間整咁鬼多野,情況。。。應該唔算危急呱。
    [版主回覆08/02/2010 16:40:00]我肺活量好大架,可以閉氣分幾鐘。

    回覆刪除
  3. 南天使與紅魔鬼2010年8月2日 上午12:25

    好美的rose呀
    [版主回覆08/02/2010 16:40:00](Empty)

    回覆刪除
  4. 五星下的三星2010年8月2日 下午4:05

    食糖食到幾乎死?咁我諗d糖要加入幾多歲以下不可服用先得? 依此類推,你應該塞過珠仔入鼻孔,要入急症室先啱。
    [版主回覆08/03/2010 09:26:00]我個年代既細路真係好鐘意放珠入鼻架!不過因為電視成日有新聞講,K媽已經warn左我唔可以做;取而代之,我放波子入耳仔,因為我見到人地姐姐唔知點解耳珠個位置可以hold住一粒野,我就覺得一定係從耳仔洞入手!
    最後?最後K媽帶著我去穿耳,個人體質關係,足足發炎三個月,痛得我吖...

    回覆刪除

隨機文章

Recent Posts